兩天的舟車勞頓的確將失眠給趕走,更維持了早起的好習慣,
在沒打擾到任何人之下出門(廢話,堂姐全家夜貓子這時應當睡得正熟吧...)
同樣的早餐在北部硬是貴了20元,只吃這麼一頓無所謂了。

11點前的時間就決定在新莊廝磨了,往重新橋繞過去吧。

台北縣新莊市,國小畢業前2個月到來,升國三時離開。

算來兩年的時間很短,卻能有份我割捨不下的感情,時間長短不是問題,
在於是否曾用心付出過,雖不求擁有但也不想受刻苦銘心之苦...

這次回來為了避嫌,就到新莊國中為止吧,
平靜地回來,就不想扯出其它惹人心煩的瑣事來...

沿著中正路,是我才剛轉來就畢業的新莊國小,沒啥印象了也不要緊。

 
從國小旁轉進來沒多久,到了當時台北大伯租給我家的房子,
除了加蓋的頂樓,其餘都沒變,怎麼又突然變成了舊家巡禮!?


新莊的綜合運動公園,棒球場就在這,想當時才剛落成啟用了田徑場與棒球場,
爬上這座樓就可以看比賽了,那時候很多設施都還在動工,到處是建材,
反觀現今這兒還真是熱鬧,不少人家來這兒運動跑跳,這麼大塊地還挺像他們的後院。


若是騎著腳踏車,總會勉強來這邊走走或坐著聊天,送妳回家的時間總是很快就到了,
那個時候沒有方便的手機、MSN,原來才是我最會黏人啊...


小弟弟你拿著網子東撈西撈,但為啥我就是連個鬼影子都瞧不著!?

這兒早已經變成了居民的集會場所,週遭一切與我的記億衝突太大了,似乎晚上拜訪比較順眼,
單獨沉浸在回憶的我顯得太突兀了,往新莊國中回去還比較舒坦些。


這條學校對面、天橋旁的巷子是我上下學的動線,自然也習慣在這邊偷藏摩托車...


捷運新莊線還在弄,所以交通常打結,搞得整個門面也難看,
以後回來不用擠公車倒也欣慰多了,10年前哪能想像得到捷運會展線到這兒來。

 
總是晚點會被人從教室裡拎過來,記得見過魔王級的是警察進來帶走(對面有分局),還好俺有壓等....

跟訓育組熟了以後,跟陳浩然面對面互搧耳光也是很正常的,
校刊畫了他的漫畫,絕招是"浩然正氣",會打出龜派氣功,當場爆氣跟學生對尬,
但他一定會峱掉,因為叫來的一個個比他狠!!
在外面被蓋過吧,之所以出名只是他在組長這位子上挺很久...

 
升旗都列隊在這,另外的操場則是爛到爆的運動場,連室內地板也是爛,
記得有一對"凍唔條",趁升旗時回教室裡做愛...被抓包時超搞笑的!!

也看過一位女學生哭哭啼啼,神情哀悽,一群老師安慰著,
晚些才知道一個樓上班的騎車上學被砂石車輾死,
之後學校就頒布了叫我們騎腳踏車上下課得戴安全帽...

過些時候,才希望我也好想哭成那樣... 

DSC01166.JPG 
二年級教室,一切都是在這兒才昇溫的,
雖有注意過她,但奇妙在於坐了前後座以後才開始,
竟把我當個好人看而往來了起來,當時的我太年輕了,
淡淡的情愫反而讓我倆感到自在,不講究親密的互動是默契,
彷彿能察覺我在想些什麼,有妳在身旁時我開始懂得持重些免得又胡來,
妳是乖乖牌,而我則是愛玩輕狂。

只認為是兩小無猜,漸漸地我被妳所改變了,
我曾如此地收不住,妳卻能找到那條韁繩牽著我跑,
讓我嘗到了值得付出的那種甜蜜滋味,很值得地去做任何事,我甘願傻傻的被綁,
但還是不喜歡妳押著我陪妳晚自習....

10年,而我也未曾準時在11月6日回來過,
這點時間一點也不長,時間雖殘酷但也有那體貼的一面,
24歲的我還年輕啊,而妳仍也一直保持著那動人的少女體態,
為什麼妳的笑與她如此相像....我做了什麼啊!?

婷,很高興妳從未拒絕過我,現在換妳提點我,
如何再將感情收藏在心中好好保存,這趟我是來歸還另一段感情,
但還需要一丁點複習的時間。

這10年中有著5年有幸能讓我牽起另一位女孩的手,
我很高興,當然這已不是妳所能置喙的了...
卻有時會怕,突然怕起何時會夢見妳不再對著我笑,
也許一部分的我仍冀望能聽到妳的祝福。

我很幸福,兩位女孩對我都是不同的美,無須太在意我失去了什麼。


運動場總算是鋪上PU了,當時可得在柏油路面上打球,誇張。


兩小無猜在說些什麼哩,嘿嘿嘿~
國中小毛頭就學著談戀愛,想來似乎還是有點兒難以捉摸吧...


捷運的動工影響交通,也破壞了我美好的記憶,
想當初的天橋可也是咱倆走過的地方,晚自習後陪妳回家那感覺多好。
這臨時天橋真礙眼,以前那整排公車站牌也付之闕如。

走走送她回家的路吧,這趟一路上來老是循著回憶在走,
或許是沉重了點,希望過幾天能拾得一個叫做"歸零"的伴與我同行。
晚點我會去土城看妳...


往台北市同學會集合點途中,我改走堤邊道路、重新橋下,
當時都是在橋下打籃球的,現在改了個假日市集,全挪了位子,
虧我還想回來吃個關東煮,冬天打完球後喝碗清湯有多爽啊!!


這裡是迪化街,路牌說的,看來是走錯邊的迪化街了,沒看見啥南北貨店家,
有排老房子看來是要拆了,讓它去吧,台北市區內這檔事永遠說不出個準的啦。

 
真的很努力地試著給它塞進去吶...


麵店生意不錯喔,是懷念的老味道吧。


太早到了民權西路站,只好先去看本漫畫,
這家店養了4隻貓,只有這隻肯賞臉讓我拍,其它的都超會跑~

算算時間折回捷運站,先轉進去旁邊的藍藍路裡洗手間整理一下外表,
實在太碰巧了,姚君小姐也走上2F這兒來小休息一下。

 
1140~1200就這些人在捷運站會合,有些人不是晚到就是先到餐廳了。

http://www.cafeonion.com/index.htm
以上是網址,省了功夫來介紹餐廳,俺點了5分熟紐約客,
不要問我給餐廳打幾分,俺只對吃到飽有興趣,吃氣氛的則要看場合而定。


許久未見的施家瑜,還記得她告白失利後未久我卻追求了秋珍,她心裡應當很不是滋味...


這兩位還真是會問問題,問了我與秋珍的狀況,
而旁邊的蔡欣嶧先生你也未免太順口地就馬上替我回答:分手了。

發生至今5個月畢竟也能整理起些許情緒來了,
起碼這時讓我回答"分手了"這句話,心也不會揪得多痛...
為啥要搶去我這僅剩的奢侈哩!?

似乎是李宛庭吧,隨口一句"怎麼會!?你那麼愛她!?",
那時我腦袋空白了,我很愛她是嗎!?
那每當人們問起我喜歡上了秋珍哪一點,我怎麼都會答不上話呢!?

說不出口愛是什麼,代表著時機點未到嗎...

要認清,你認為是愛她,卻不一定是個幸福的結果...
現在的心情連記得對秋珍的愛到了什麼程度也說不準,只記得初衷...
也許是我只學到對人好、卻不懂得編織未來吧。

失戀,是一個人遺忘了你,
的確曾怨過,為何不能夠再陪在她的身邊、給予她依靠了...

 
男人們。

 
怪頭~小珍晚些時候也來了,根芳老師也來賞光,但該死的我忘記過去打聲招呼了。
   
 
要聊天要拍照等吃飽喝足了再上,好吃,若是以前食量的我是吃不飽這邊套餐的。


上了飲料甜點,等會就會開始大洗牌聊天啦~
好吧,聊了些什麼我全沒有印象,只記得其他人的近況罷了。


 
本系眾家美女們,真他馬的亮眼啊!!
亮眼到連化上淡妝後我都有點不習慣,比較熟悉前幾年她們的素顏吧,
有想要指名認識哪一位美女的朋友,請電洽我的手機,俺可以為你轉介,
反正我也不清楚目前哪位是單身,想要死會活標者就斟酌一下自身修為,
反正她們若提出啥"三高"擇偶標準也別找我complain...

以上言論本人要負全部責任嗎!?


離開前的大合照,沒有玩這個就少了點味道。
各分東西後,來這個人數的同學會已經算熱鬧了,也不知何時會再辦,
相信再次見面以後的變化會換來一連串的驚呼吧。

能坐到四點半才解散真的夠歡樂,不參加續攤的話,天黑前到土城沒問題,
假日的台北市區內感受不到緊繃,雖說北部生活步調快,但也不是樣樣事情都會消失,
若還能見著完整的人事物固然欣慰,但有時卻只希望尋著點殘蹟就好...

土城這一遭無需多言...老樣子,還是陪我喝一杯吧。


8點回到了三重,剛好老姊帶著李品妤在店前玩,叫我跟老哥一起去三總探望堂弟。

 
上次見面才在年初他老姊結婚時,靠北邊走勒,同輩中女的都快嫁完了,
算算換咱們這群男人要傷腦筋娶不娶得到老婆了...
原來以前車禍時傷到的韌帶,在金門當兵時復發,只好移送過來等開刀。
哪時候改名的啊,改名後也沒改運,還不是來開刀...


要不是太顧朋友情,也不會弄得浪費了3年多在牢裡,
有時朋友該保持怎樣的界線要搞清楚,不想惹上一身腥只為了現在的生活,
而今跟著他舅公在台北打拚,有個腳踏實地的開始了,祝福他。

過年時節也碰不到的三兄弟難得聚在一起了,東聊西聊盡是些以前的事,
還記得以往過年時中埔裡熱哄哄的家族聚會,
還記得老家旁的那棵大樹、永遠清澈的那條小溝渠,
還記得我們還是小毛頭時的嬉笑怒罵、幾位兄弟姐妹各自的境遇,
只能說原來換我們開始踏入了想緬懷的年紀啦...連軍旅生活都聊了,
下次再見時該不會大家都只剩下一張嘴啦....

在三總裡也接到了昀蔚電話,早知就不提我要繼續走東部了,
這王八蛋竟然說明天要騎到宜蘭市跟我會合,說他沒去過東部所以找個伴一起玩,
什麼名產遊玩之旅嘛,死都攔阻不了他...我怒了啊~

全家買了宵夜,半夜12點又喀了一碗豆花,幹,這趟出來我絕對會肥!!
這兩天台北過夜著實是回復不少體力,今天到現在一點也不累,
也習慣長途騎乘了,我想接下來東部幾天沒啥大問題了。


第四天里程:47.2km
第四天花費:959

合計里程:550.3km
合計花費:2197元

linpa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