躺下後睡得很熟一覺天明,沒靠鬧鐘仍在6點半醒來,當兵的作息還真害人不淺...

慢條斯理地收拾行李,才發覺晾整晚的衣服都沒乾
虧我還特意準備全是排汗性質的衣物,以為妥當了,果然沒脫水是不行的,
看來往後幾天要想出點辦法來解決這種問題,畢竟我都是用手洗的。


厚底襪沒辦法,只能靠吹風機了,
其實我有最後的大絕招,但非不得已實在是不想施展...


說有課,卻還不是跟我一樣拖到8點才出門,原來這是種師生間的默契...
離開前最後一張,叫陳榮旗裝年輕,我記得他已33了吧,仍是孤家寡人一個...


這邊是前年蓋好的大學城,kiki與他二哥合資買了一棟,
共有6間套房,他就留在這邊當二房東管理,租金3500的品質不錯。
歡迎有心人士擬定計畫來綁架這位有錢的包租公啦~

與Sandra、佳慧約好了等會9點在彰化市吃早餐,
先去幫大笨艦加點油,再慢慢騎去彰化市吧。


我與老弟都是出生在這間醫院,籍貫彰化,直到國小二年級才搬離員林,
往後也是輾轉到了台北,只能說幸運,許多事情在沒有印象的時候就漸漸忘掉了,
省了那回想的工夫與隨之而來的情緒,是福是禍我也沒個準。

不過俺的童年的確很難去下個結論。


遠遠地看見大佛,我都刻意放慢了速度,還是在8:30就溜到了彰化,
奇怪,我怎麼不記得八卦山大佛有這麼高啊!?

老早到了約定的地方太無聊,旁邊有個孔廟,進去繞繞殺時間,
原本剛起床時還在哀怨該不會今天的天氣像昨日一樣灰濛濛,這時的陽光就很耀眼了。


看來是前幾次颱風吹斷的,也不知道這週末會不會有颱風進來,
若真有颱風來,我東部行就得取消了,而回程也走不得西濱了。

嗯,還是乾脆不論風雨飄搖都要衝去東部勒!?

9點看見了佳慧準時來,似乎是Sandra遲到了,佳慧也說這見怪不怪了,
兩個人就先站在騎樓哈拉,像笨蛋一般竟然不先點餐吹冷氣坐著等...
等得些許不耐煩了,打了電話才知道Sandra早從另個門點餐完上樓坐好了,
哇哩勒果真是兩個笨蛋!!
 
她們兩人都沒變,Sandra說她變瘦了,我看不出來,不是以前就小隻嗎??
佳慧聽說是離職了,九個半月的會計事務所,目前賦閒在家與我相同當米蟲,
吃飽睡睡飽吃,聽來是好生愜意啊~

週日的同學會,Sandra要參加大哥的婚禮就算了,
佳慧這妮子還是懶得出門的感覺,蔡欣嶧千交代萬交代我記得來遊說一下她。

邊吃邊哈拉,內容我記不得,想必是些聽聽就算了的玩笑話,
一年未見面而已,或許還沒啥可聊的吧,不過見面的機會是越來越渺茫了,
MSN、e-mail、手機這種方便的時代,輕輕鬆鬆就能界定出友誼的程度。


就跟妳說了,要讓妳男人眼紅就是要坐在大腿上給我摟嘛,沒誠意(我逃~)
 
在MOS坐了一個半小時,晃上來了大佛,記得當初本來是約在這邊吃早餐當野餐的。
大佛我只記得它是黑黑的,小時候印象覺得很大,當然小時候實在是不可考了。

 
試著登上大佛,爬樓梯期間我撞到了頭,那個矮個子的Sandra還笑到不行...


這才叫觀光客嘛...


(圖一)她們這樣拍是錯的,


(圖二)要像我這樣才對味嘛!!

 
PK投籃機,佳慧姐難得破300分,而我後來還輸給Sandra...

 
不免俗地臨走前來張合照,大家都沒變,對吧!?


看完大佛,帶我來了這間福山寺,說我是該剃度出家了,
雖說這陣子心境的確是像是老來日暮一般,但也還不至於六大皆空啊!!


正堂裡禁語,多少是莊嚴肅穆了些,她們倆剛進門就很乖地參拜了起來,
我神佛都拜,信教倒有待商榷,今次來這邊也只合掌祈求旅行順利,
心裏的疙瘩不是拜拜幾次就可以釋懷的...絕對不是我作賊心虛喔。


這尊好可愛啊!!不自覺地連我嘴角也上揚了...


上面是精舍,看起來有不少高級的房間,如果不是香客大樓的話,
在這邊修行也未免太舒服了點...宗教斂財也不少啊,越蓋越不像話了。


旁邊有座美術館,平時會展出佛教文物,這時則正在展出著刺繡,
刺繡的繡工不可思議,老虎可以栩栩如生,有的則彷彿是藝術照一般,
剛入手的相機實在是不熟悉操作,怎麼近拍就是拍不出那份美感,只得作罷。


 
下午一點半,大家說拜拜,啟程朝下個點-豐原邁進,
天氣很好,藍天白雲給了我很好的動力,就從台中接台3吧,
過了環中路,停在7-11吃飯糰,算算時間再不吃我也餓死了。

在台中市區順著台3指標走,走著走著卻覺得很眼熟了些,
原來台3在台中市裡是建成路,那就會到之前為了補習研究所而住在中興大學的附近嘛,
繞路不礙事,右轉了進去看看曾經熟悉的街道。

同樣一段路,沒有變,不時會瞥見大學生,校園生活已離我遠去,
沿著當時要將秋珍接到我房間的路上,後座猶虛,到底在哪邊還留著如此的回憶...
畢竟當時的我準備研究所不夠認真,現在想來只能說活該吧,
沒考上並不是可惜,失戀也不是世界末日,只看你怎麼找路走出去。

或許當時,我帶給她的是失望的開始吧...

 

話不絮煩,到了豐原市已是3點,本想轉至后里那兒租單車騎騎東豐自行車道,
但以我那慢條斯里的態度來騎,結束時大概就得騎著夜車一路從豐原到苗栗,會很掃興,
留待下次在中部遊玩時再來慢慢享受吧,到時候連東勢一併玩進去。

在走到石岡後,仍猶豫是否該繼續往東勢進去,畢竟機車比單車快多了,
但理由同上,等繞出來時又是一連串的夜車,騎車這檔事還是等到了東部再說。

又停留下來看石岡斷壩,真搞不懂為啥對這些毀壞的事物情有獨鍾,
是淺意識裡有股衝動想嘗試一些傷害的舉動好讓自己能暢快些嗎!?
還是覺得突然曾經相信的世界崩塌了,這些斷垣殘壁彷彿是現在的我一般!?

的確,我像是一台忘了怎麼啟動的機器...


后豐大橋封鎖,那也是樁遺憾的悲劇,我也只能繞道而行。


好吧,再來個鐵道支線之旅吧,這次朝舊山線直行吧。

 
連串的鄉間道路上旁的稻田裡還未結穗,1640時總算到了泰安舊站,
遠遠可以看見泰安新站橫踞在水泥新橋上,列車不時地奔馳。

 
這時天色已經帶點夕陽西下前的慵懶意味在,
街道上的我倒不至於帶著突兀的違和感,
這本就是這邊的生活味道,很高興我並沒有打亂它。

記得這兒也為了觀光才剛整理好了環境,卻難得地覺得少了點那份刻意的氣息,
簡單而少點拘束感,這個車站給我一種很自然的感覺,並不需要來突顯它的存在。


雖然只是短短的過站隧道,腳步聲仍然迴響得令人難忘。



漸漸陰晦的天氣襯著只有我一人在的廢棄車站,
若不是對面街上有幾個小孩子的笑聲,還真恍如隔世,
一個人踅過站頭到站尾,累了或坐或靠,在鐵軌上、在月台邊、在木椅上。


對轉轍器有種莫名的偏執,覺得扳了這個可以控制列車的軌道很有駕馭感,
人生的分歧點就有如轉轍器,永遠操之在己,是要負起完全責任的,
培養出這份承擔的勇氣是一件很值得驕傲的事。


我的背影不怎麼美...


當初也是有想過去勝興車站,最後個人認為名氣小一點的泰安車站比較合我胃口。
(謎之音:胡說,明明就是評估到勝興的時間會更晚了,你才先轉進泰安來的!!)


還記得小時候曾吊在這種欄杆上等外公來接我

  
一時口渴跑進矸仔店買麥香紅茶,阿伯招呼我坐下來休息一會,
說真的,這麼開朗的笑容你忍心拒絕他的邀請嗎??


問我從何處來玩的,也回答了我這間店在這邊的過往,句句中帶著些許的感觸,
聽著老人家敘說時間的過往,講著人生的態度,對我來說是種很幸福的事。
漸漸地老人家變成在高談闊論,看他在講毒奶粉時的態度,應該是民進黨的我想
身體還挺硬朗,中氣十足,這邊生活適合養老吧...
就這麼坐了近20分鐘,我真是個襯職的好聽眾,對kiki也是,對這位客氣的老爺爺也是。


感謝阿伯的相送啦~我要再度當追風少年啦!!

 
停下來看地圖時就在我右手邊,消業障、增福緣從心做起~
 
過了三義恰巧6點,天已暗了,這趟的原則是不騎夜車,不過公館並不遠,
應當已經在一個小時的射程範圍內了。

果不其然,等到了公館吃完晚餐也才7點,
之前聯絡過Jorden,曾說過今晚得等到他八點半後下課才能會合,
剛好週五來去漫畫店看少快殺時間吧。

路上偶而會聽見人操著客家語,倒忘了已經在客家人的勢力範圍了,
我大概只有1/4的客家人血統吧,而且我也不會說客家話。

9點總算到了Jorden家,伯父伯母害羞沒出現,沒能拜到碼頭也只能這樣了,
由於與Jorden共床,不方便打亂他的作息,就也梳洗、收拾一下在11點多就歇息了。


第二天里程:127km
第二天花費:361元

合計里程:312km
合計花費:842元

創作者介紹

自食其力、自得其樂、自求多福

linpa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iahui
  • 屁!! 吳宜潔明明就是睡過頭!!!

    還有 我也喜歡泰安車站那邊的感覺

    很像時光隧道

    說不定走上去搭車的時候 還會遇到穿著日據時代的旅客(那應該就是真的見鬼了 哈哈)